目前位置:乐鱼官方注册 > 新闻中心

全球经贸大游戏与台湾的选择 (松田康博)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21-12-21 17:39

 

全世界无疑正迎接经贸大游戏(megagame)的时代。

前首相安倍晋三第二次执政时期的日本政府,曾主导大型自由贸易协定(FTA)的建构。日本自二○一六年以来,不过四年多,就缔结了“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和欧盟的“经济伙伴协定”(EU-Japan EPA)、与美国的“贸易协定”(USJTA)、和英国的“全面经济伙伴协定”(Japan-UK CEPA)。十一月间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其谈判亦大多在安倍政府时期完成。

在总人口逾三十二亿人、占全世界国内生产毛额(GDP)约八十%之缔约国打造的自由贸易圈内,日本已确保居于其核心地位。

然而,由于日本执政的自民党支持者中,有许多农民,因此这在政治上是场很危险的赌局。达成FTA的难处在于,比起对外谈判,各国内部协调的难度更高。如何说服国内面临竞争的弱小产业,并维护其利益、提升其竞争力,乃最大难题。

安倍政府赢了这场赌局,大型FTA成为安倍政府留存的亮眼政绩。

愈发孤立的台湾 益发积极的中国

台湾长久以来遭这种经贸大游戏排除在外,其最大的缘故是中国的政治施压。但台湾内部对食品安全的担心过了头,亦是原因之一。针对饲料中含有莱克多巴胺的美国牛肉与猪肉,以及福岛县等日本五个县份农产品和水产品的进口限制,正成为台湾加入CPTPP或与美日之间缔约双边经贸协定的最大障碍。

甚至令人意外的是在台湾听到,为了使台湾解除对福岛等五县食品的进口禁令,“日本理应努力”的论调。美日贸易谈判时,日本国内几乎听不到“若要使日本开放市场,美国理应努力”这样不负责任的说法。这是因为日本开放市场的问题并非美方的责任,而是日方不分朝野的责任。

另一方面,中国终于促成了RCEP。加入RCEP是南朝鲜在与日本持续对立下所取得的一大成果。接著,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表示,中方将“积极考虑”加入CPTPP。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十一月间访问日本时,就创建“中日食品农水产品合作跨部门磋商机制”,和日方达成协议。中国目前虽仍禁止进口日本东京都、福岛县等一都九县的农产品及水产品,但终于打出其手中的一张王牌。中国很可能比台湾还早就决定对日本食品的进口规定解禁。

为何中国这般积极呢?拜登领导的美国新政府,内部有左派势力,因此无法寄望其会重新回到CPTPP。于是中国就利用这几年的战略“机会之窗”(window of opportunity),借由CPTPP谈判时,对本国施加的“倒逼压力”(reversed transmission of the pressure,译按:自二○一三年起成为中国流行用语,即逆向促成之意),决定进一步推动其国内改革。

此外,先加入CPTPP的十一个国家中,即使只有一国反对,新成员国的入会申请就无法通过。亦即只要美国先加入,只要美国不同意,中国就不能加入。同样地,若中国先入会,只要中国不同意,美国和台湾等其他国家或地区就不能入会。哪个国家先加入,乃至关重要之事。

日本既希望美国重回CPTPP,也支持台湾加入。惟话虽如此,日本没有理由不跟中国开始其入会谈判。

美日的食品进口解禁 与在日本生活的情况相同

日本国内虽禁用莱克多巴胺,但准许含有莱剂的美国及澳洲肉类食品进口。原因在于其低于会对健康造成影响的科学标准值。福岛等五县食品的情形亦复如此。包括笔者在内的日本居民,平常摄取这些食品好几年,但并未传出因此导致健康受损的情形。

台湾的消费者对食品安全很敏感。对此,笔者很能理解。不过,将美国的肉类食品和日本的食品视为“毒药”,将本国在食安管理上的问题,颠倒为出口国的问题等极端言论,正在台湾蔓延。在国会殿堂将猪只内脏大丢特丢等不寻常的行为,放诸全世界,乃仅见于台湾的奇观。

台湾是要就这样听任极端的反对论调与假新闻,选择在国际社会更加孤立呢?抑或透过参与全球的经贸大游戏,选择生存及发展呢?

其选择端视台湾的政府、立法院和人民,而可以思考的时间则所剩无几。

(作者松田康博为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教授)自由时报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