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乐鱼官方注册 > 新闻中心

非洲依赖中国贷款 - 产业特刊 - 工商时报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22-07-13 13:22

专家质疑那些积欠中国大量债务的非洲国家,面对债务压力时是否特别脆弱。

■Analysts are questioning whether nations heavily dependent on Chinese loan financing would be susceptible to debt distress.

去年全球爆发新冠肺炎疫情后,外界担心撒哈拉以南的众多非洲国家的经济愈来愈困难,尤其那些近几年来向中国大陆大量借贷,以进行重大基础建设计划的国家,可能因为经济未能复苏而引发债务违约潮。

非洲第二大铜生产国赞比亚,过去几年因为铜价一路下滑,使其愈来愈难应付高达110亿美元的债务。

赞比亚终于在去年11月,决定选择让其相当于4,250万美元的欧元计价债券违约,成为非洲首个在疫情爆发后正式债务违约的国家。有鉴于该国偿还中国债务的透明度不高,令其欧元债投资人愈来愈忧虑。

赞比亚债务违约后,许多专家开始质疑那些向中国借下巨额贷款的非洲国家,在面对债务压力时是否特别脆弱。因为过去几年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让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的国家经济吃尽苦头。

债权人背景复杂

英国风险顾问公司Verisk Maplecroft非洲区分析师蒙坦纳(Aleix Montana)近期在报告中指出,跟国际主要债权国组成非正式组织的巴黎俱乐部(Paris Club)相较,中国债权人普遍做法是制造更多元化的债权人基础,导致因为债务而引发冲突时令问题变得复杂。

他认为赞比亚的例子显示出,其债务问题已不仅是债务规模有多大,而是债权人的背景复杂也是造成其债务危机的因素之一。债务透明度不足的忧虑,让西方债权人更倾向拒绝向那些大量向中国借贷的国家,提供可能的债务纾困方案。

因为西方债权人担心其提供的债务纾困,最终会被用作偿还中国债务的工具。因为部份中国融资的安排,是让借钱的国家把其生产的大宗商品,用来偿还债务或充当抵押品。

蒙坦纳指出,这种偿还协定往往是根据大宗商品未来价值而非数量来计算,所以对借方来说极具风险。只要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借方就必须增加产量才能应付还债需求。

赞比亚已在二十国集团(G20)的“共同框架”下申请重整债务,承诺让其债务公开透明并公平对待所有债权人。

货币贬值 还债难

蒙坦纳对安哥拉和刚果等债台高筑的石油出口国感到忧虑,因为油价近几年大跌冲击经济,其货币也因此大幅贬值,增加偿还外债的压力。更重要是这两国同是欠下中国庞大债务的非洲国家之一。

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UNECA)强调,安、刚两国债务违约风险特别高。

蒙坦纳认为安哥拉同时面对外部经济放缓而降低能源需求、负债水准居高不下、和所欠债务有极大比率是以天然资源做抵押的贷款,使其面对债务压力时最脆弱。他指出安哥拉所欠的中国债务,高达75%是以石油出口做抵押。

他预期安哥拉的主权信评会持续恶化,因为油价回升的速度,可能不足以让该国在今年达成其债务重整该尽的责任。

他指出其他高负债的非洲国家像加纳和毛里塔尼亚,所欠的中国债务比率没那麽高,因此违约风险较低。他同时强调,虽然埃塞俄比亚、喀麦隆、肯尼亚和乌干达也跟中国借了不少钱,但违约风险也同样较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