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战场》:特朗普前安全顾问的对抗中俄战略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22-04-06 11:12

《战场:保卫自由世界的战斗》作者:H·R·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 2017年,在担任特朗普总统国家安全顾问的第一个早上,H·R·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请我去他办公室一趟。他听说《纽约时报》正准备报道美国试图通过网络攻击,破坏朝鲜导弹计划的一项机密行动。“这是当代的恩尼格玛密码破译吗?”他问道,这位军事历史学家试图从二战期间破译德国密码的行动中寻找类比。 这一振奋人心的开端之后,却是疯狂的13个月,他在这段时间里努力设计现代安全战略,而他所效力的总统毫无经验,对达成交易而不是设计长期战略更感兴趣——他连坐下听情报简报会都不情愿,更不用说参与关于遏制愤怒而衰败的俄罗斯、或制定与正在崛起的中国竞争的50年计划的讨论了。所以,《战场》这本书的核心,就是麦克马斯特原本可能成为现实的战略计划——如果他是为一位对战略计划感兴趣的总统工作的话。 早在进入白宫西翼工作以前,麦克马斯特就是陆军之中最接近军人学者的人物。他关于越南的著作《玩忽职守》(Dereliction of Duty),对美国大体上基于自欺欺人的蹩脚决策过程做出了毫不留情的陈述。 在许多方面,《战场》是该书的续篇,它试图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美国为何——而非是否——在又一个街头抗议和党派尖锐分歧的关头,失去了塑造世界的能力。但在麦克马斯特看来,这次的答案是不同的。 他的论点关键是,美国患上了汉斯·摩根索(Hans Morgenthau)所谓的“战略自恋”,或者用麦克马斯特的话来说,“只从美国的角度看待世界的倾向,认为未来事态发展主要取决于美国的决定和计划。”很难否认这样一个前提:每一位新总统上台时,都认为世界正在等待华盛顿的指示。有些国家是如此。其他国家则在以各自的方式寻找可以填补的权力真空。 这就是过去20年发生的事。俄罗斯成了一个搅局者,因为它知道自己既没有资本也没有技术与美国直接较量。中国成了一个建造者——如果能主宰全球通讯,又何需像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潜艇部队那样威胁切断海底光缆呢?正如曾在麦克马斯特手下担任白宫网络协调员的国家安全局(NSA)官员罗伯·乔伊斯(Rob Joyce)所说:“俄罗斯是一场飓风……中国则是气候变化。” 麦克马斯特意识到了这一点,并将自己在白宫西翼的大部分时间用于撰写一份“国家安全战略”,该战略将使美国从近二十年的反恐怖主义,转向为对抗被他称为“修正主义大国”的莫斯科和北京。这是一份令人印象深刻的文件。不幸的是,助手们承认,以本人名义发表了该文件的总统并没有读过它。 《战场》扩展了这份战略书——自公布以来,白宫几乎没有提及过它——并为遏制俄罗斯、回击中国影响、利用美国影响力及其盟友对抗伊朗和朝鲜提出了强有力的理由。麦克马斯特认为,华盛顿需要的是一种综合的方法,这种方法承认,1991年麦克马斯特尚在军中时,将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赶出科威特的那些旧工具,在30年后已经几乎没有用处。 他从俄罗斯开始。“对于俄罗斯的虚假信息、否认、依赖和破坏性技术的有毒组合,美国和欧洲没有做好准备,”他说。他承认,2016年发生的事情不是美国的雷达失灵了,而是压根没有建起这样的雷达。幸运的是,此后他们建起来了,在2020年的总统竞选中,从Facebook、Twitter到美国网络司令部(United States Cyber Command),所有人都在反击。虚假信息被屏蔽,虽然过程并不好看。传播可能针对选举系统的勒索软件的僵尸网络被关闭,至少是在短期之内。 不幸的是,麦克马斯特的上司并不赞同这种做法。他指出,在麦克马斯特任内,特朗普总统经常表示,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是好事,不是坏事”,同时屈从于普京的谄媚,“对普京的犯罪行为不屑一顾,在道德上与普京处在同一水平”。当然,还有反复提到的“俄罗斯骗局”,这意味着总统圈子里的人如果讨论选举干预,总会担心特朗普所害怕的选举合法性受质疑问题,从而引起一场爆发。 麦克马斯特从来没有正面处理根本问题——政府有一个防御俄罗斯的书面战略,而总统一直在破坏它。相反,他引用了他的俄罗斯问题高级助手菲奥娜·希尔(Fiona Hill)的话。他写道,希尔一直警告说,“普京试图分裂;美国人和欧洲人不应该分裂。” 而中国这场“气候变化”,当然不受遏制战略的影响。如果说旧冷战主要是军事竞赛,那么冷战2.0则是军事、外交、经济和技术的较量。这种变化导致了对挑战的错误评估:正如麦克马斯特所指出的,几届政府都相信,随着时间推移,中国将会遵循西方创建的体系。(特朗普陷入了另一种错觉:他认为中国人都是生意人,就像他认识的房地产开发商一样。) 麦克马斯特的分析中关键的一点是,中国的战略是把自己的盟友和依附国连接起来——向他们出售在中国受控制的技术,从华为网络,到麦克马斯特离任后出现的、让人上瘾的TikTok应用。 “美国花了15年时间才意识到它放进来的特洛伊木马的体量,”在谈及美国如何盲目地让一家中国电信巨头占据市场、而美国企业却退出的时候,他说道。但读者渴望得到马克马斯特的解决方案。禁止中国技术?也许吧——这是特朗普总统正在尝试的做法——但即便如此,中国仍将占据全球电信网络40%的份额,甚至更多。采取能赢回市场的产业政策呢? 正是在应对特朗普政府的两个最大败笔——伊朗和朝鲜问题上,麦克马斯特发出了最大声的警报。虽然他是奥巴马总统2015年与德黑兰达成的核协议的主要批评者,并批评奥巴马的助手们忽视了伊朗对恐怖主义和恐怖主义政权的支持,但他说,在内部,他还是主张维持该协议,同时将特朗普的威胁拿在手里作为制衡的筹码。 但特朗普并非高瞻远瞩之辈,在麦克马斯特离开一个月后就全面退出了协议。现在他担心,在没有盟友对抗伊朗的情况下,美国可能会重蹈与其他一些核国家打交道时的覆辙,华盛顿曾经宣称这些国家永远不可能拥有核武器。 “巴基斯坦发出了严厉的警告。伊朗可能会像今天的巴基斯坦一样,成为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恐怖分子已经在那里得到了支持。未来几十年人类面临的最大威胁,可能存在于恐怖分子与地球上最具有破坏性的武器之间的联系。” 而朝鲜当然已经拥有了这些武器,而且比起特朗普政府誓言如果不立即移交这些武器,就会面临“火与怒”的威胁时,他们拥有的燃料更多了。是总统的自负在从中作祟。 麦克马斯特说,他知道只要金正恩提议举行首脑会议,总统“很难抗拒朝鲜领导人与美国总统之间的历史性首次会晤这样的场面”。朝鲜没有拆除一件武器或导弹。但制裁已经千疮百孔,被俄罗斯和中国削弱。 这让我回想起麦克马斯特在上任第一天问的问题:我们是否要面对“当代的恩尼格玛密码”?原来,这一次的恩尼格玛密码就是我们自己。美国人希望拥有无与伦比的力量、全球影响力,以及随之而来的经济增长和自由,没有任何挑战,就像我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以及后来苏联解体后短暂经历的那样。但我们希望它们是免费的——无需在世界范围内进行战略投资,无需预先部署部队,也无需集结主要由美国发明的科技力量。 麦克马斯特眼中最大的“战场”,就在美国国内。